假冒伪劣化学试剂

这里是假硫酸,辣鸡文图双修流。

瞎jier乱写(壹)

  今天的夜晚依旧没有星星,也或是只有他看不到而已。总之在这个夜,在城市的缝隙中抬头看见的光就只有霓虹灯。
  夜晚的气温骤降,尤其是河岸边又吹起河风。远远望见废弃的桥。桥的下半已经被水淹没,走近,河边护栏是拦不住有上桥意愿的人的——比如他。
  不远的桥闪烁着霓虹灯的光彩,河面在风的吹拂和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,光芒一点一点的蹙在一起,成为千万条流苏悬在桥下,挂在河岸边。对面有一盏蓝色光芒的灯,光芒之下有一个长石凳,石凳上的人因为背光而显得漆黑。视线的最左端走来一个人,很快地走过去,两个人在蓝色光点下有了一瞬间的交集,然后在蓝色光点的注视下渐行渐远。
  他看着这光点,他想起秋雨先生偶遇的书屋,想起清晨的阳光从教堂高高穹顶上的彩色玻璃上透下来,想起在空旷的灰色中的什么,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受。这是一种极大的快乐,极易显现的快乐,而这样的快乐是被允许的,这快乐像滔天巨浪般涌上,红色的潮汐漫上他的双颊,漫上他的眼眸。这种明明白白的,叫做快乐的东西,是多么的难以获取,而此刻,却又给了他触手可得的错觉。快乐的巨涛在颅内翻滚,膨胀,将其他一切全挤了出去。这带着无与伦比的透明感的快乐,干净而愚蠢,印在他的脑子里,使他似乎可以透过这快乐一窥宇宙,看见那些瑰丽而冰冷的庞大星体,是他所见一切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鲜丽的滤版。
  而这快乐是被允许的。

流光(he?)

  #私设如山
  #语死早
  #清水向
  “是转瞬即逝的光。”
01
  淡金色的光从半掩的窗的缝隙中跨进来,站在皇子的桌前。
  东楻的皇子单手举起装满的茶壶,透明的茶绿色淌进玉白的杯中。皇子放下茶壶,有些重量的茶壶在桌上磕了一下。他拿起茶杯,水面随着他的手微颤。
  他很慢地抿了一口,极其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绽开,他又灌下一大杯茶汤,食道苦得发酸,刺激的酸直上头颅,苦得要人落下泪来。
  这时他听到了轻轻的笑声,温柔得就像光一样。
  “殿下,茶可不是这样泡的。”
  来者的声音来者笑意,句末语调微微上扬,语速稍快,清越得像悠扬的笛声。是了,他本人就是很像翠竹青松那一类的人。想到这舜咽下的苦涩仿佛全变成了甜美,他也笑起来,“孤倒是想喝喝你泡的。”
  尽远走到了光芒中,比茶深沉的发色在光芒中无比显眼,眼眸在光芒的映照下灿若鎏金,白皙的肤色显得有些透明感。他摇了摇头,笑意未减。
02
  “初次见面,舜.欧德文。”
  “初次见面,雷格因.奥莱西亚。”
  两人礼貌性地握握手,舜发现对方的手暖得不像样子。
03
  “尽远,今年的雪下得很大呢。”
  “瑞雪兆丰年,是很好的预兆。”
  听到这里舜不禁看了看对方,尽远隔着他吐出的雾气,漂亮得虚幻。尽远很快对上舜的眼睛,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。不知名的鸟啼鸣一声,从一棵树顶窜到另一棵树顶,在雪白中留下一条红线,很快被雪淹没了。
  雪落到两人的头顶上,尽远没戴帽子,舜悄悄地取下手套,伸手把尽远头上的雪拍下去,有点冷,他决定拉起尽远的手,觉得尽远的手更冷,便把刚取下的一只手套套在尽远没被牵起的手上。
  对方愣了愣神,想抽回被皇子拉得紧紧的左手,没拉回来,右手的手套最终还是没能取下来。
  尽远似乎抿了抿唇,翠色的发在气态的冰冷里轻晃,他摇头,说他不需要的。
  没人听进去。
04
  太阳升起来了,皇子身边空荡荡的。
  月亮升起来了,皇子身边有了一道光。
05
  舜做了一个梦。
  他梦到了尽远,尽远很决绝地站在他面前,像站在光里,隔着一层雾气,舜有些看不清尽远的眼睛。
  “殿下。”
  侍卫长的声音没了笑意,句尾的语调也没有上扬,细究甚至能听到颤音。却像极了清悦的笛声,舜想他的确是青松翠竹那样的人。
  但舜清楚地看到对方开口。
  “我该……”
  他没听清后面的内容,事实上梦境这时候整个模糊掉了。
  他睁开眼。
  他看到梦的另一个主人站在床边,弯下腰试图拭去他额头上的汗,伸了一半的手慌忙地收回,藏在身后。然后僵硬地开口:“舜。”
  舜呼出一口气,想拉起对方的手。
  尽远低下头,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,他迅速转了身,朝门的方向疾步走去,留下一段慌乱的脚步声。
  舜慢慢收回伸了一半的手,尽远进来时关上了窗,于是舜瞬间被黑暗淹没了。
06
  太阳升起来了。
  舜看向半掩的窗,觉得外面好黑啊。
  他低下头,灌下一杯茶汤,苦涩爆发在口腔中,苦得肠道发酸,酸得人眼眶微红,像是要人流出泪来。
  他听到鸟的啼鸣,苦涩未尽,在脑袋里冲撞。
  他拿起茶壶,倒了一杯后放在桌上,没有声响。
  他的手微微颤抖,茶汤终于泼洒在他的手上,舜想,真凉啊。
  冷意蜿蜒向上,最后在他脑中激起一个惊雷。
  舜全身战栗起来,很快又平静下来。
  是梦啊。
  他闭上眼。
  不是梦啊。
  苦涩终于让他流下泪来。

嘛……深夜睡不着产物。
大概有点意识流?本来想乱写发泄一下就好,结果埋了很多个伏笔。啊啊啊写着就觉得大队长他真是天使(什么鬼)
其实一点都不be对不对!算是一个开放式结局,毕竟殿下还可以撩奥莱西亚啊哈哈哈。
大概我这种辣鸡文笔只能写这种老套路,感觉写新梗就是浪费哈哈哈。
最后作为一个假新人给大佬们鞠个躬啦,感谢大佬们的粮让我活到现在没被冷死。希望大佬们带我飞啦。
大概以后还会来辣大家的眼睛(不你)

啊啊啊一发竟然失败?
是我失了智还是lof的问题_(:з」∠)_
这里硫酸,请太太们眼熟我!
我永远是太太们的粉(「・ω・)「嘿

希望用肝换热度_(:з」∠)_
依旧是渣渣画技。
酷拉真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这里是假新人。
真大渣渣硫酸。
请眼熟我!
给酷拉小天使比心!
跑走((「・ω・)「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