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冒伪劣化学试剂

这里是假硫酸,辣鸡文图双修流。

瞎jier乱写(壹)

  今天的夜晚依旧没有星星,也或是只有他看不到而已。总之在这个夜,在城市的缝隙中抬头看见的光就只有霓虹灯。
  夜晚的气温骤降,尤其是河岸边又吹起河风。远远望见废弃的桥。桥的下半已经被水淹没,走近,河边护栏是拦不住有上桥意愿的人的——比如他。
  不远的桥闪烁着霓虹灯的光彩,河面在风的吹拂和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,光芒一点一点的蹙在一起,成为千万条流苏悬在桥下,挂在河岸边。对面有一盏蓝色光芒的灯,光芒之下有一个长石凳,石凳上的人因为背光而显得漆黑。视线的最左端走来一个人,很快地走过去,两个人在蓝色光点下有了一瞬间的交集,然后在蓝色光点的注视下渐行渐远。
  他看着这光点,他想起秋雨先生偶遇的书屋,想起清晨的阳光从教堂高高穹顶上的彩色玻璃上透下来,想起在空旷的灰色中的什么,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受。这是一种极大的快乐,极易显现的快乐,而这样的快乐是被允许的,这快乐像滔天巨浪般涌上,红色的潮汐漫上他的双颊,漫上他的眼眸。这种明明白白的,叫做快乐的东西,是多么的难以获取,而此刻,却又给了他触手可得的错觉。快乐的巨涛在颅内翻滚,膨胀,将其他一切全挤了出去。这带着无与伦比的透明感的快乐,干净而愚蠢,印在他的脑子里,使他似乎可以透过这快乐一窥宇宙,看见那些瑰丽而冰冷的庞大星体,是他所见一切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鲜丽的滤版。
  而这快乐是被允许的。

评论